新的历史

这两个月以来发生的事情,已经永远的铭刻在人类的历史上。

刚开始时,我只觉得是一场大灾难,顶多只会在年鉴上留上一段话。慢慢的,发觉这是我国历史上百年一遇的事情,仅仅铭记于我们自己的史书上。而那时,疫情集中于国内,国外的声音很嘈杂,有不少吃瓜看热闹的,没意识到自己也大难将至。不过想想也是,以往历次发生的灾难,不都是仅仅局限于一地吗?像日本地震,美国飓风,印尼海啸,哪怕是非典等等,谁也不会料到会全世界范围的扩散。当然,1918年的西班牙流感,又有谁真正的了解百年前的事情呢。。。

现在,全世界各地蔓延的疫情,让人深深的意识到,这已经是全人类的劫难了,也永远的铭刻在人类的史书上。

不知道离最差的情境还有多远,毕竟一次又一次的打破我的认知。这是场我们整个星球上的一场没有旁观者的灾难。

难过的是,在事情蔓延的自己身上之前,每个人都觉得自己是旁观者,而对于来自风暴中心的警告,总是容易忽视。这是人性,全世界的人不都是这样子吗?!非得针扎到自己肉上了,才知道疼。

事情终会过去,时间也会冲淡一切。我们这些人经历的历史,只有我们自己深切的懂得和理解。若干年以后,历史只会留下一些描述,或多或少,让后人凭吊,或者少许借鉴。但,该走的弯路,也还是会走的。就像1918年的流感之于现在。

当然,所花的代价,会愈来愈小的 — 毕竟,人类是进化的。

又要过年🧨

  今年因故只能留京过年,所以可以坚持上班到春节放假。离春节7天假还有四五天,不过周围不少人已经提前撤了,已然没有正常上班时的紧张氛围。我也没有上班的心了,不过也没什么好玩的,还是闲散着继续上班吧😂。

这两天新闻里有很多武汉的新型肺炎的报道,专家建议个人需要加强预防,少去公共场所,要多带口罩。全国也开始统计每日确诊病例。北京作为一个hub,不可避免的已经出现了两例。朋友圈也开始有各种转发,让人不免紧张起来。不过看来这次病症没有SARS那次严重,祈盼大家都能平安渡过。

幼儿园老师给小朋友讲了许多国旗,国歌和天安门的知识,小朋友总时不时问我天安门在哪里,本来想趁过年的这几日人少,带小朋友去天安门逛逛,让她有个亲身体会。但现在不得不琢磨下,是不是应该避免去人多的地方?

往年都是父母操劳过年的事情,现在轮到自己操劳了。虽然现在不慌过年了,但还应该折腾折腾,准备些年货,到时做些大菜—不过现在仍是一片茫然,啥大菜呀? 这两天我总唠叨:“要好好准备下,要给小朋友一个过大年的幻觉”。想想儿时父母都给我们一个过大年的各种美好记忆,我们也有责任让小朋友也对过年充满期待。过年穿新衣服,所以这两天我也折腾着给小朋友买了新衣服新鞋子。到除夕和初一,也把过年的习俗都走个遍。虽然亲戚们都不在身边,但还是要努力营造一个过年的氛围。

细想下,生活也需要这样的折腾,人大了觉得无趣,是因为心变老了,努力保持一种心境,让自己沉浸和享受这种折腾的心境,有什么坏处呢?又何尝不可呢?

发火

最近容易发火,稍微受点憋屈,就容易爆发。

缺少宽容,性情急躁,忍受不了别人些许错误。

发火,把一肚子气火山喷发似的释放出去。

大多时候不解决问题,只会增添更多矛盾。

有时候一发火,就代表自己已经先输了。

情绪需要控制,心态需要调整,修养需要提升。

关心粮食和蔬菜

一位50后的老总在节目里闲聊自己关于代沟的观点时说:80后‘庸俗’程度只要带着孩子去趟儿童医院,基本上立即和我们一样了。一般在谈恋爱时,确实代沟很大,但只要结婚了抱着孩子去趟儿童医院,立即关心的事情都一样了。

不愧是老总,看透了生活的本质,也从一个侧边把恋爱时的风花雪月打击了一番。

今晚去街边的理发店剪发,已然要躺下洗头了,随口问了下价格,听小伙计说最低档次78,就立马起身撤了。只是街边一个普通的美发店,不是什么高大上的那种,普通的洗剪吹,最低已经到了78,不知道是我out了,还是已然在D_D_R_K的行列不自知,抑或是我对最普通不过的剪头发的价格的心理预期,早跟不上CPI的上涨速度,还是别的。。。不过我对自己的头发确实舍不得花钱,这价格还不如喝两杯星巴克呢!!捯饬个头发超过60确实觉得不值。心想还是找个藏在居民楼里的便民理发店剪算了,加之又突然内急,就麻利儿的撤了,并带着这些高大上的理发总监的惊异以及鄙夷的目光。

其实我心里早也明白,这几年北京的各种政策的作用下,人力成本和房租会大幅上涨,北京的生活成本自然也会跟着上涨。只是自己的心态还跟不上变化。

开篇

新买的玩具送到了,小朋友愉快的独自研究开了,虽然挫折不断,但依然乐此不彼。

  翻看了十几年前开始写的博客,发觉那时的心思今天实在是无法直视。算了,还是重开一个新的吧。

  往事如烟,只便独自追忆。

  此是,新开篇。